返回
頂部

修改密碼

首頁 > 新聞 > 社會 > 正文
宜昌抗美援朝老兵講述:戰友把我從彈坑中背出來

+1

-1

收藏

+1

-1

點贊0

評論0


讀書看報仍是老人每天必做的功課。

身着戎裝的韓啟欽英姿颯爽。

韓啟欽老人在抗美援朝中獲得特等功嘉獎。

三峽晚報全媒記者何凡文/圖

核心提示

國慶假期,不少宜昌市民帶着孩子觀看熱播電影《長津湖》,震撼的戰爭場景和志願軍戰友的情誼,深深打動了觀眾,給大家上了一場飽含愛國精神的心靈洗滌課。

在零下30攝氏度的苦寒之地,身處一顆黑土豆都能當寶貝的艱苦環境,面對全副武裝、後勤補給充足的美軍,中國人民志願軍是怎麼打贏這場“為了後代”的戰爭?

韓啟欽是中國人民志願軍12軍31師91團的一位老兵,在上甘嶺戰鬥中,他冒着猛烈的炮火向敵人還擊,在金城阻擊戰中,挖掘凍土工事,經歷了冰與火的考驗。

因為在戰爭中被火炮震聾左耳,記者採訪96歲的韓老時,不得不借助紙筆和其家人的幫助。這位榮立特等功的老兵向記者回憶,在朝鮮戰場上,人民子弟兵是如何浴血奮戰,最終取得抗美援朝戰役的勝利。

從貴州剿匪到朝鮮戰場

他是“見過陣仗”的老兵

《長津湖》電影裏,犧牲的炮排排長雷睢生讓觀眾印象深刻。

事實上,在抗美援朝戰爭中,炮兵作為火力支援的骨幹力量,面對高度現代化的強敵,憑藉明顯處於劣勢的裝備,沉重打擊了敵人,自身也付出了重大的犧牲。韓老正是中國人民志願軍中的一名炮兵。

出生於宜昌秭歸縣香溪河農户家庭的韓啟欽,從小就隨着大人在鄂西山區走山訪嶺,靠修補銅器首飾謀生。

1949年,24歲的他加入了中國人民解放軍,跟隨隊伍參與貴州剿匪戰鬥,因為讀過幾年私塾,能夠學習測量,於是加入了炮兵排。

“貴州剿匪打了一年多,山地多,環境複雜,但我們戰鬥非常英勇,而且在行軍和戰鬥中紀律非常好,得到了當地老百姓的擁護。”韓老回憶説,他在火線中入黨,並帶頭積極宣傳黨的政策方針,被授予二等功。

1951年3月,韓啟欽作為中國人民志願軍12軍31師91團重炮連的戰士,邁過了鴨綠江,此時,抗美援朝戰場已進入第四次戰役階段,中國人民志願軍正進行反擊準備,在“三八線”南北地區進行防禦戰役。

韓啟欽也是“見過陣仗”的老兵,但殘酷的戰爭和惡劣的自然條件,仍超出了他的想象,回憶起犧牲的戰友時,眼眶仍不時被淚水打濕。

一米深的土被震松

六名戰友先後犧牲

硝煙瀰漫的陣地,血肉粘壁的塹壕,黑暗憋悶的坑道,乾澀難嚥的炒麪,呼嘯而來的槍彈、炮彈、炸彈在身邊炸響……這是電影中的場景,但真實的戰場,比電影中的更加殘酷。

讓韓啟欽終生難忘的一幕,出現在著名的上甘嶺戰役。他和戰友們,在猛烈的炮火中,向敵人還擊。

當時,韓啟欽所在的炮兵連隊接到上級指令,要求炮兵陣地實施穿插作戰,在敵人意想不到的地方進行精準打擊,“一邊冒着敵人炮火,一邊尋找勘察合適的陣地位置,而且開炮後就要立即轉移陣地。”

激烈的戰鬥中,敵方炮彈在身邊幾十米遠的地方炸響,子彈從頭頂、身邊呼嘯而過。“陣地上震松的土有1米多深,腦子裏嗡嗡直響,身邊的戰友面對面都看不清楚,一枚炮彈落下,人説沒就沒了。”在作戰中,韓啟欽所在連隊的連長、4個排長及通訊員先後犧牲。

韓啟欽也數次與死神擦肩而過。距離最近的一次,在陣地轉移過程中,為保護運輸迫擊炮的騾馬,他被爆炸的氣浪推進彈坑,當場休克,被戰友從坑中搶救出來,背了幾里路才甦醒,也因此留下了左耳失聰的後遺症。

事後統計,上甘嶺戰役中的炮兵火力密度,已超過第二次世界大戰最高水平,平均每秒鐘就達6發,每平方米的土地上就有76枚炮彈爆炸。“聯合國軍”對志願軍約3.7平方公里的陣地上,傾瀉炮彈190餘萬發,炸彈5000餘枚。

在鐵一樣的凍土中

硬挖出幾百米戰壕

一排排志願軍戰士俯卧在零下40度的陣地上,手握鋼槍、手榴彈,保持着整齊的戰鬥隊形和戰鬥姿態,彷彿是躍然而起的“冰雕”羣像。

這一幕,讓美軍震撼,讓國人熱淚盈眶。

在韓啟欽的記憶中,朝鮮寒冷的天氣,讓不少衣衫單薄的志願軍戰士付出了生命的代價。

“挖戰壕是炮兵必須要做的日常任務之一,但在冬天,地上的凍土比鐵還硬,一鎬下去能把虎口震出血,泥土才一個白印子。”韓啟欽説,在這種情況下,握着帶血的鐵鎬,硬是挖出了數百米的戰壕,順利完成任務。

電影中,志願軍戰士分吃已凍成黑色的土豆,在戰場上,韓老和戰友們同樣也是渴了吃口雪,餓了就吃炒麪,為補充維生素,戰士們四處挖野菜,有的戰友吃了野菜後,連續拉肚子,但還在堅守火線,挖掘壕溝。

金城戰役前夕,身為班長的韓啟欽帶領全班戰士用簡陋的鐵鎬在天寒地凍中搶築工事,成功完成築城任務,為艱鉅的金城阻擊戰役勝利打下堅實基礎,為此榮獲三等功一次;

幾十年過去了,中國人民抗美援朝志願軍第三十一師給韓啟欽頒發的嘉獎令已經泛黃,其中寫道,韓啟欽同志在參加偉大的抗美援朝保家衞國戰爭第五次戰役中工作積極負責,維護紀律,應予立特等功。

對於這些軍功嘉獎,韓啟欽極為鄭重的保存着,他説,“我受的傷和功勞又算得了什麼?真正的英雄,他們都沒有回來。”

能活下來已經非常幸運

對現在的生活非常滿足

《長津湖》中有一個鏡頭,我們為什麼要打仗?

“指導員梅生”説,我們把該打的仗都打了,我們的後代就不用再打了。他手中不停地撫着女兒的照片,帶着無盡的繾綣眷戀。那是一個父親保護女兒的勇敢,也是一個國家保衞自己人民的堅決。

對土地和親人的愛,讓中國人民志願軍戰士不惜犧牲自己的生命。犧牲的英雄用生命來捍衞祖國,生還的英雄則用行動來建設祖國。

1963年,韓啟欽所在部隊面臨調整。擔任炮兵連上尉連長的韓啟欽本可以申請留在城市找一份好工作,但他主動要求回到秭歸老家。韓啟欽説,現在和平了,我的家鄉還是貧困縣,我是一名黨員,要把下半生奉獻給山區老家。

於是,韓老回到條件艱苦的鄂西老家,在貧困山區投身三農建設、為發展地方經濟揮灑汗水,一干就是30年。直到現在,當地的茶農還記得他帶病改造茶山的感人事蹟。今年96歲的他,和老伴居住在公租房裏,卻堅持數倍繳納黨費。

得知韓啟欽是一位軍功赫赫的志願軍老兵時,單位同事和鄰居都非常驚訝。韓啟欽的子女也表示,雖然知道父親是志願軍,但在生活中,極少聽老人講起當年的事情。

“比起那些為黨的事業和人民幸福犧牲的戰友,我能活下來已經非常幸運,對現在的生活,我非常滿足。”韓啟欽和老伴生活簡樸而恬靜,木櫃子和桌子都是幾十年前的老傢俱。

雖然視力和聽力都已不方便,但觀看新聞聯播,堅持用放大鏡讀書看報,依然是韓啟欽每天必做的功課。他説,“看着家鄉的變化,大家的生活越過越好,我是打心眼裏高興,作為一個共產黨員,我深深為在黨領導下的中國而自豪。”

評論
已有0條評論
0/150
提交
相關推薦
今日要聞
換一批
熱點排行